新人见证

Sort by: Latest / Likes / Comments / Random
在你的光中, 我必得见光

In Thy light we shall see light, 这是我所就读哥伦比亚大学的校训。 在学校小图书馆(Low Library )前面有一个手持圣经的 Alma Mater 塑像, 这话便出自此书。我信主的经历也与这句话, 与是光的神有着密切的关系 。

喜乐的心乃是良药

信主并不能保证人生会过得一帆风顺,我个人和家里都没有经历过所谓大风大浪,但也有不顺的时候,但是主都把我们从困境中带出来了。我们逐渐从神的话里意识到,神的心意就是要让我们在任何环境里转向祂,以祂自己作我们的安慰和满足。

祂甜美,我尝到(下)

很多人都不理解我为什么会信主。他们认为信主应该是一些比较软弱、生活中受了刺激或打击以后,需要精神寄托的人才会做的事情。我回答他们说,因为我在基督里找到了人生的目标和生命的意义。虽然每个人对外面物质的需要有不同,但内里的需要却一样

命运之谜–童年的恶梦与秘密 (1/3)

在60年代末的台湾,我不但拥有会讲话的洋娃娃,更把进口的香吉士当水喝,父母加佣人伺候我一个,生活对我来说,除了吃药、上医院外,就是茶来伸手、饭来张口。然 而,在我七岁时,母亲因病去世;丧礼是一场恶梦。和尚们面无表情的敲着木鱼,在敲锣打鼓与声嘶力竭的哀号中,恍如人间地狱。但死的不仅是母亲,更是一个七岁孩子的童年! 我开始不断寻索,为什么父亲是医生却救不了母亲?人为什么会死?

出生在四川小城市的人到了美国之后。。。

在国内时,我只想要一个学位,有了学位还想要有工作、房子、妻子……。当这些都有时,还是不满足,所以又来到美国。就象诗歌四百三十七首所说,“世界虽大,我心虽小,大者难使小者足;小小之心所需所要,惟有基督能满足。”

先寻求什么?

这是一对基督徒夫妇的温暖见证,从学生到工作,从相知到相爱。 然而他们的婚姻不仅仅为了自己,更是为了他们所共同的信仰,为了基督与教会。
同时,他们的故事也见证了,神是信实的,当先寻求祂的国和祂的义,我们一切所需要的, 祂都要加给我们。

核物理博士接受主的路

一切的科学都要根据一些原则,其中一个原则就是宇宙的规律性。如同你重复同样的实验,今天和明天所做的都应该得到同样的结果,否则就是实验的条件并没有完全重复。

假如说宇宙是没有规律的,或者所作的实验没有重复性,那我们学科学就没有意义了。

慈绳爱索(下)

神是信实的。一百只羊中,失去了一只,神也会撇下九十九只,去找那一只,直到找着。同样,在我进大学不久,神便安排学校的弟兄姊妹看望我,并坚定持续地陪我读经。逐渐从主的话中,我读到“神是灵;敬拜祂的,必须在灵和真实里敬拜”

光与发光体- 访美国海军研究所王弟兄

受浸后两年,正值经济大萧条,我因没有永久居留身份,找工作极难,我们全家大小为此天天来在一起祷告。主带我信祂,更带我在凡事上经历祂。不久,位于华盛顿特区的美国海军研究所愿意录用我,叫我作光纤研究。

命运之谜–追求世间的荣耀 (2/3)

打着艺术的名义,行商业的行径;持知识之利器,为道德之杀戮!同样是追求世间的荣耀与人群的肯定,最后的结局,一样是死,一样是空!每写一个篇章,我都怀有崇高的理想,但却陷入一个又一个人生问题的枷锁中

从前饱受失眠之苦,如今尽享真正安息

一九九九年我来到美国俄克拉荷马州立大学读书,背井离乡加重了我失眠的症状,就这样度过了一年多痛苦无望的生活。有一天,因着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碰到一群基督徒,被他们带到福音聚会中。那天我本想以进化论与他们争论神创论的合理性,说来奇怪,向来理直气壮的我,忽然间竟无法义正辞严地否认宇宙间有神了。

无限的体谅,不死的爱

罹患的类风湿性关节炎是无法根治的疾病,所以病痛一直环伺在我周围,准备将我吞噬。但三十多年来病魔从未得逞,因为我将自己完全交在主的手中。靠着主的恩典,以及弟兄姊妹们的爱与扶持,反而使我的疾病,成了为主作见证的最佳凭借。在喜乐赞美中,我享受了神在敌人面前,为我所摆设的筵席。

弥久弥香甜

根据移民局规定,公司可以为我保留H-1 身份三个月。失业一个月后,维吉尼亚的一家公司愿意要我。奇怪的是,经过人事和技术部门的三、四次面试,他们却一直没有作决定。拖了两个月,直到三月十五日,正好是三个月期限的最后一天,我原来的公司被买下,我也可以重新上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