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见证

Sort by: Latest / Likes / Comments / Random
医学院毕业又从事多年生命科学研究的留学生

从医学院毕业,又从事多年的生命科学的研究,我自以为对生命以及生命的现象有所理解。直到我发生了一次车祸之后,我才觉得对生命一词有了新的、正确的感知。那是一次在上班的路上,我驾车在高速公路上,突然汽车失控,直转九十度,冲撞到高速公路的护栏上。当时所发生的一切我完全无法记起,只记得我上班出门的情景,苏醒时我已躺在急诊室的病床上。我昏迷近八个小时

生命曙光(上)

从小听父母谈论一位很会算命的瞎子,可以说出人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我也被灌注了“宿命论”的思想。这让我对人生产生了悲观感,同时也不解到底是什么主宰着人生的一切。
我之所以不认识神,是因为我用错了器官。我一直在心思里研究神,而“神是灵;敬拜祂的,必须在灵和真实里敬拜”(约四 24)。当我用灵去接触神,就能体验神是无所不在的!

一件美事:一个基督徒作家的见证

看 起来我好像牺牲了很多时间和精力,也没有过去那些外面的热闹和出人头地,也没有人们羡慕的大房子和大汽车,但我的生活和我这个人都在改变,内心有说不出的 平安与喜乐。这个改变不是出于自己,乃是出于那爱我必爱到底的神。学习凡事依靠神的带领,活在弟兄姊妹和教会生活中。

解渴之道在于活水─访水文学家于弟兄

虽然我们学的是最新的科学,应用的是最尖端的技术,但我仍切望所有的朋友,都能面对这个问题—人生在世到底是为了什么?并作一次对自己人生最具影响力的实验,向这位宇宙的造物者祷告,相信祂必使你寻见人生的答案。

第一声呼求,冲出我心灵

圣经说:我这“人的灵是耶和华的灯,鉴察人的心腹。”在一个没有光的房子里,人是看不见自己身上的脏东西的。我自认为豪爽、正直和不守旧,正因为我原是在黑暗中,完全看不到自己。直到有一天,光进来了。

从前风闻,如今亲见(下)

从过去盲目崇拜偶像,到今天享受三一神作生命和生命的供应,每一个脚印、每一个站口,无论是苦是甜,我都无法不感谢主、赞美主!愿主怜悯、保守我和我的全家,一直留在这永远生命的交通之中,持定信仰,直到与主相见

病危垂死与喜乐平安

有人问我,既然你相信耶稣,为什么你所信的神不一次医好你的病,任由你如此经常受疾病的折磨?我告诉他,朋友,信耶稣并不表示你就从此无灾无病,并不表示你可以长生不老,肉体永远不死。我的神是满有慈爱,但基督徒并不向神求外面的福利平安,乃是从神得着神圣、永远的生命。

在神里的栖居

一切似乎十分顺利。我的博士导师年轻有为,先后师从三位诺贝尔奖获得者。我的博士课题是应用基因遗传工程改造的动物实验,来研究大脑的学习记忆机制,这是生物领域的前沿课题。当时我满有雄心壮志,似乎前程似锦。

走出哲学的象牙塔

家里烧香膜拜的气氛非常浓厚,父亲在我十一岁那年,把我献给菩萨,但我并没有获得安全感,反而时时感到黑暗与死亡的恐惧。面对一尊尊木讷无言的菩萨,我不禁自问:“这会是神么?”我想到人类灵魂的问题:人是一死百了,如灯熄灭?还是灵魂不灭,进入另一个领域?我想到人生的意义何在?人生价值的追寻在那里?想不出所以然,越想越没办法入睡,饱受失眠之苦。

生命曙光(下)

我接到父母的通知,说我惟一的姐姐意外离世。当时我已整整七年没有回国,真无法相信从此与姐姐生死两相隔!经过这个打击,我的心对神更关闭,也变得更加宿命和悲观。因着思念姐姐,我对生命的意义涌起从未有的渴求。

真正的喜乐与满足

尚没有受浸的朋友们也许会担心,受浸之后,有这么多的聚会,哪里有这么多的时间?奇妙的是,这几年下来,我们会没有少聚,工作和孩子的教育都没有受到影响,反而更好。在这件事上,我们真是经历了主是那显“五饼二鱼” 之神迹的主。我们摆上的,虽然是微不足道的,但借着祂的祝福,不但给人带来供应,而且给自己带来更多的剩余。

不再挣扎,“浸”入自由

受浸前,读经没有什么感觉,甚至有些话无法接受。受浸之后,在重生的灵里再来读,就完全不一样了,觉得主的话变得又真又活。如今主的话对我是那么宝贵,每字每句都是那么真实,成为我每天的供应。就如彼得前书二章二节说:“像才生的婴孩一样,切慕那纯净的话奶,叫你们靠此长大,以致得救” 。

与在美国航空航天领域华人姊妹的访谈

在美国, 华人从事在航空航天领域的并不多, 像戴姊妹这样在这个领域中任管理要职的更是屈指可数。 因蒙主奇妙的主宰和带领, 戴姊妹在美国读书、结婚、工作和服事的经历, 都见证了我们的神是信实的一位, 只要我们愿意来顺服神的心意, 与祂配合, 祂就能在我们身上有路。

喜乐的心乃是良药

信主并不能保证人生会过得一帆风顺,我个人和家里都没有经历过所谓大风大浪,但也有不顺的时候,但是主都把我们从困境中带出来了。我们逐渐从神的话里意识到,神的心意就是要让我们在任何环境里转向祂,以祂自己作我们的安慰和满足。

命运之谜–童年的恶梦与秘密 (1/3)

在60年代末的台湾,我不但拥有会讲话的洋娃娃,更把进口的香吉士当水喝,父母加佣人伺候我一个,生活对我来说,除了吃药、上医院外,就是茶来伸手、饭来张口。然 而,在我七岁时,母亲因病去世;丧礼是一场恶梦。和尚们面无表情的敲着木鱼,在敲锣打鼓与声嘶力竭的哀号中,恍如人间地狱。但死的不仅是母亲,更是一个七岁孩子的童年! 我开始不断寻索,为什么父亲是医生却救不了母亲?人为什么会死?

祂甜美,我尝到(下)

很多人都不理解我为什么会信主。他们认为信主应该是一些比较软弱、生活中受了刺激或打击以后,需要精神寄托的人才会做的事情。我回答他们说,因为我在基督里找到了人生的目标和生命的意义。虽然每个人对外面物质的需要有不同,但内里的需要却一样

出生在四川小城市的人到了美国之后。。。

在国内时,我只想要一个学位,有了学位还想要有工作、房子、妻子……。当这些都有时,还是不满足,所以又来到美国。就象诗歌四百三十七首所说,“世界虽大,我心虽小,大者难使小者足;小小之心所需所要,惟有基督能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