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文章

Sort by: Latest / Likes / Comments / Random

罗得是他拉的孙子,亚伯拉罕的侄子,跟着亚伯拉罕蒙了神的呼召,离开迦勒底的吾珥往迦南地去。但是由于自己牛群、羊群众多,自己的牧人与亚伯拉罕的牧人相争,就离开了亚伯拉罕,就向东迁移到约旦河全平原,逐渐挪移帐篷到了罪恶之城所多玛。

耶稣也警告人要提防经学家,称赞穷寡妇。经学家空有知识,却假冒为善;寡妇虽然贫穷,却有向着神的心,是一位爱神的人。主耶稣鉴察人心,祂的观察比人的观察透彻多了。祂不照着人的方式看外表,那些投进许多钱的人,并没有感动主的心。但穷寡妇投了两个小钱,反而感动了主的心。

“和散那!在主名里来的,是当受颂赞的!那将要来的我们祖宗大卫的国,是当受颂赞的!至高之处的和散那!”百姓呼喊的话是引自诗篇一百一十八篇二十六节,论弥赛亚要来的预言。这种宣告在主再来的时候将被重新述说。那时,诗篇一百一十八篇要完全应验。当祂再来时,祂不是坐在驴驹上,乃是坐在云上;并且不是从耶利哥来,乃是从天降临。

年逾86岁的亚伯拉罕仍未得到神所应许的后嗣,他在罗得、以利以谢的事情上都被神否决。妻子撒拉试图帮助丈夫,让他娶妾,以完成神的应许。于是埃及使女夏甲为亚伯拉罕生了一个儿子——以实玛利。
 
这是亚伯拉罕用天然的能力完成神的应许。神并不喜悦。一直到十三年后,耶和华再次向亚伯拉罕显现,启示他,不仅要从他自己所生,并且要从应许而生,就是从撒拉所生的,才是他真正的后裔。

众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人跟从撒但犯罪堕落,而干犯了神的公义。神是公义的,神要救人,也必须照祂公义的要求,在法理上将的罪人救赎回来。法理的救赎,就是神按着法理,付了基督在十字架上的血为代价,买了我们这些罪人,把我们从我们的罪中救赎回来。

一个虚无主义者

在接触到福音之前,我是一个虚无主义者。我想,如果死亡是人生最后的结局,而死后一切归无有,那一切我们所做的、我们在乎的,其实都没有实际的意义。自然,做好或是做坏也就没有本质上的区别。那时我唯一的目标便是有一个尽可能平静的生活。

“不要怕,只要信”,这是耶稣在路加福音第八章里对一位管会堂的人说的,他是来祈求耶稣拯救自己病危的女儿。有人来说,你女儿已经死了,不必麻烦夫子了。耶稣为了安慰他,鼓励他说,不要怕,只要信,你的女儿就必得拯救。接下来,他的女儿得到了神奇的医治,从濒临死亡的情形中苏醒并坐起来。

今天救恩对我们如此便利,全因为神儿子耶稣的死与复活!

耶稣听见呼求祂的人,无论雅各和约翰,还是巴底买,都说同样的话,“你要我为你作什么?”

雅各和约翰要坐在主的左右,主没有答应。瞎子说,我要能看见,主就开了他的眼。

亲爱的听众,当你来到主跟前,你要主为你作什么呢?

活着就是最大恩典,生死面前一切都是小事。财富、成功、GDP世界经济前列,所有这些荣耀的光环,在死亡面前都“黯然失色”。生死,是宇宙中最残酷直接的分类,若气息不存,世界再可爱,也不过是水中月镜中花。“人若赚得全世界,却赔上自己的_魂生命,有什么益处?人还能拿什么换自己的魂生命?”(太十六26)

在圣经里,单数的罪指罪性,是住在我们里面的撒但,成了支配我们犯罪的能力;复数的诸罪,指我们在神面前的罪行。

所有从亚当生的都是罪人。全世界的人都是罪人。人有罪、是罪人,所以才犯罪。所有的人都犯罪。神今天还没有除去罪,我们的诸罪能够得赦免,但我们还是罪人。

马可福音第九章记载了主耶稣登山变像,赶出哑巴灵,并在第二次启示死与复活后,教导谦卑和为着合一的容忍。这里,主耶稣对求祂医治的孩子父亲说,“在信的人凡事都能。”于是,孩子父亲回应说,“我信;我的不信,求你帮助”。愿我们也能有这样信心的灵。同时,我们也需要借着受主的服事,得着从主而来的谦卑以及为着身体的合一。

想脱离疫情下流言、恐慌、绝望、愤怒、仇恨的搅扰吗?相信主耶稣,接受这一个有序、和谐、无罪、永远、神圣的生命吧!这生命能救你脱离一切的恐慌和苦毒,还能从你里面活出仁爱、光明、圣洁、公义、喜乐、谦让宜人的生活,给你周围的人带来安慰、鼓励、和谐、信心和盼望。

马可二章一节至三章六节所记载的五件事,启示奴仆救主对人的服事:赦免病者罪(可二1~12),同罪人坐席(13~17),从者快乐,无需禁食(18~22),宁顾从者饥饿,不顾宗教规条(23~28),宁顾苦者得释,不顾宗教仪式(1~6)。这可概述为五个辞:赦免、享受、喜乐、满足与自由。

“耶稣灵里深深地叹息说,这世代为什么寻求神迹?我实在告诉你们,没有神迹给这世代了。”(12)神迹直译为表号、兆头,指带着属灵意义的神迹。耶稣对这邪恶淫乱的世代,不愿再作什么,祂却死而复活,成为一个神迹,这乃是最大的神迹,让他们只要相信,就必得救。今天人只要信,就必得救,得着神永远的生命。

岁月如此静好,却不知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到?

圣经说,“其实明天的事你们并不知道。你们的生命是什么?你们原是一团雾气,出现少时,随后就不见了。”(雅各书四14)

撒拉是亚伯拉罕的妻子,而夏甲是亚伯拉罕的妾。

自主的妇人撒拉,表征应许的约。神与亚伯拉罕所立应许的约乃是恩典的约。在那约中神应许要给亚伯拉罕后裔,没有一点意思要亚伯拉罕作任何事来得到。这就是恩典。撒拉是自主的妇人,是亚伯拉罕正式的妻子,是这恩典之约的象征。她生以撒不是凭人的力量,而是凭神的恩典。

我们要从马可七章主所说的话,来看我们内里真实的光景。我们心里的光景,实在就是各种恶事的组成。我们的心既然是败坏的,我们就绝不该以为它是良善的。

一只猪若要属于羊的国度,活出羊的生活,不能靠教育、改良、规律,他必须有羊的生命。照样,人要属于神的国度,活出神圣的生活,也不能靠教育、改良、规律,他必须接受神的生命!

不管我们在什么样的环境中,我们是否都在经历“因风不顺,摇橹甚苦”呢?家庭的责任,学习的压力,工作的压力是不是正压的你喘不过气来呢?“夜里约有四更天”,你是不是也在晚上“因风不顺,摇橹甚苦”呢?

主正在向你走来。朋友们,愿我们都能够把这位赐平安的神,赐平安的基督接到我们的船上。

人是有罪的。神是公义的。此二者相遇,就需要救赎的代价。人所需要的代价乃是神公义的要求,所以这代价是至高的。唯有基督的血能满足神的要求,所以基督的血就成为这至高的代价,因此基督的血乃是宝血。“宝”字说出基督的价值。

对神,我们常觉得有隔阂。罪的结果总是与神隔绝。基督的宝血叫我们得赦罪,除去我们与神的隔阂。对人,在人的良心里,有一种罪疚的重担。基督的宝血洁净我们的良心,脱离一切罪疚的污秽。

麦基洗德是撒冷王,是至高神的祭司,他无父,无母,无族谱,既无时日之始,也无生命之终,预表神的儿子基督,是无始无终、永远的一位。他的名字翻出来是公义王,他又是撒冷王,就是平安王,预表基督是公义与平安之王,借着公义,带进神与我们之间的平安。他且是至高神的祭司,预表基督是神永远等次的大祭司,

张爱玲于1943年出版的《倾城之恋》描述了一对战乱中远赴香港的男女,虽然最初相处时各怀意图,但后因日军轰炸浅水湾,在仿佛世纪末的刹那经历生死考验,最终选择厮守终身。这个被”禁足“在家的情人节,无法出门为心爱之人精心挑选一束鲜花、一盒巧克力;为了避免交叉感染,医护人员与恋人甚至要隔着玻璃窗才能“亲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