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雅各的传记开播了!【新人电台】见与闻(1)——幼年的光景

第一章

 





 

我生于1859年7月,在苏格兰兰奈县康坡村一个贫苦的家庭里。出世不久,就随同父母迁居阿丰河边好格海村(近海密顿煤矿中心)。到了九岁半时,我已经不能再上学,只得去煤矿工作。

 
那时还没有公立学校,穷人读书的机会极少。赚的钱很少,吃的苦很多。在冬季的时候,天未亮就得下矿工作,天黑后才得回家。所以除了主日或病假之外,几乎完全不见日光。到了1872年,公立学校开办了,童工的时间减少了,工资加增了,一切的情形都开始进步了。虽然在邻近设立了夜校,可是我并没有意思要增进我的学业。闲空的时候,我就出去练习捉鱼捕兔等游戏的事,对于这一类游戏的事,习练得很精巧,在第一次捕鱼赛会中得着第一名,并得了三种特奖。对于飞鸟也很有研究,能辨识各种飞鸟的声音,并知道牠们的喜、忧、怒等的情绪。我很喜欢养小动物。但是,在我们所处的环境中,就是养一只狗也是禁止的。虽然如此,我却连续养了好几只。每当一只狗死去的时候……
 
介言 by 倪柝声
传福音要用恩赐,也要用灵。意思就是有传福音的恩赐,也有传福音的灵。无论得时不得时,就是一个有传福音的灵所作的事。传福音的恩赐,乃是神在教会历史中,好像过了一、二十年才兴起几个人来。人数很少,时间也隔了很长。但是,传福音的灵乃是每一个爱主的人,所能有的、所当有的,不受特别恩赐的限制。
 
我读了许多传福音者的传记,如斐尼、慕迪、史坦利等,他们都有传福音的灵,但也都有传福音的恩赐。他们的传记能鼓励我们,但却不能给我们效法。因为我们根本没有他们那么大的恩赐。
 
我特别爱这一本“见与闻”,因为麦雅各弟兄可说是没有传福音的恩赐,而只有传福音的灵的人。他和我们一样,是很普通的人,没有什么特别的人。但是,他的心是给主的爱所融化了,也是因罪人的需要而焦急的。他能爱,他能哭。他能祷告,他能大呼。主的爱叫他无法自制,人的需要叫他昼夜不安。我读牠的时候,许多的时候,只好和他一同哭。成华弟兄译的时候,也跟着他同哭。为主的缘故,他变作愚人,好像疯狂,叫福音能出去。年轻的弟兄不一定都有传福音的恩赐,但我们不能不有传福音的灵。但愿这个火在我们里面烧,烧到我们不能自主。但愿这个火,因在我们身上烧,烧到罪人不能再拒绝主。但愿福音的火在中国各地点起,先烧神的儿女,后烧罪人。罪人就要大量的得救。这火若不烧你我,这火就不能烧世人。教会正是世人得救的拦阻。主阿,可怜教会!但愿主在教会中有路,主才能走到世人中间去。火,火,但愿福音发火,先点你我,先点教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