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的光中, 我必得见光

在你的光中, 我必得见光

光的见闻
初次接触基督徒是在初中时, 当时因为去探访在剑桥大学访学的父亲。他在那里有很多基督徒朋友, 这群人给我留下最深刻的印象就是 他们富有爱心, 为人和善。父亲告诉我在西方基督徒是非常普遍, 基督教的核心教导乃是帮助人规范他们的行为准则 (编者注:这并非是 基督教的核心教导, 而是其父对信仰的最初理解)。大三暑假我来到俄亥俄交换, 因着想更深地了解美国文化, 所以我经常参加基督徒的 聚会, 出于好奇我会在聚会中问他们很多问题, 也会自己去查找历史资料, 考证耶稣是不是真的存在过, 是不是真的死而复活。我惊奇地发 In Thy light we shall see light, 这是我所就读哥伦比亚大学的校训。 在学校小图书馆(Low Library )前面有一个手持圣经的 Alma Mater 塑像, 这话便出自此书。我信主的经历也与这句话, 与是光的神有着密切的关系 。

现, 有大量的文献记录着许多客观 事实, 甚至连不信耶稣的人也承认耶稣的生平事迹。但, 这好像和我没有太多关系。我只将基督信仰归结为宗教或者精神寄托的范畴。

光的认识

对这位耶稣认识上的转变是在我去佛罗里达实习的时候, 当时我 在 500 选 1 这样激烈的竞争下, 来到梦寐以求公司的核心部门实习。 在其他同学眼中, 我的生活十分幸 运, 但我里面的深处却是常感黑暗。 实习的工作把我带到一个全是美国人的环境里, 也要面临职场的尔虞我诈和同事之间的压力; 那时我也正遇到感情上的不顺利, 父亲的身体也不适。这些外面的种种环境, 让我整个人变得非常抑郁和焦躁。 每天下班开车回家总是流泪, 到家后还不能停止。身边的朋友对我十分担心, 建议我去看心理医生。

有 一天, 我里面有个特别的感觉, 催促我去超市转转, 若是以前的我, 生活上没有需要购置的, 我绝对不会把时间浪费在逛超市上。但那天这个感觉一直在我里面,去了超市后遇到了一个弟兄正在传福音, 那天就邀请我去聚会, 我立即爽快地答应了。之后, 他们跟我一起读圣经, 第一次在聚会中听到人有灵、魂、 体三部分, 并且要认识神就要在灵和真实里。我想那就试试吧。我在心里祷告: “神啊, 虽然我不知道如何用灵, 但是求你让我可以接触你, 并除去我内心的黑暗和焦灼。” 赞美主, 后来再读圣经的经节时, 真是觉得每个字都像是在我眼前跳 跃的音符, 每一个句子都像是照在我心里的曙光。

光的救恩
圣经还说 “你们从前是黑暗,  但如今在主里面乃是光, 行事为人就要像光的儿女。”(弗五 8) 首先, 这光的照射使我对原来的自己有更进一步的认识, 从前的我不仅是黑暗的, 并且就是黑暗本身。因为即便没有发生那么多事情, 如果把一 天所思所想的制作成影片播放出来, 就会发现那是多么的污秽不堪。其 次, 光照亮了我以前未曾认识的事, 比如这位未识之神。如果这宇宙中真有创造我们人类和一切的大能者, 有唯一的真神, 我若不信他, 岂不是很愚昧? 这光也照耀到了我的心底, 让我认识了我的恐惧, 因为父亲健康的缘故, 我认识到生命的短暂, 并只有极大的恐惧, 然而神是永远的。我们作祂的儿女就可以在有限的人生里经历到神无限的丰富, 尝到那不可朽坏而完全的生命。 在信而受浸不久后, 主也让我经历一件至今难忘的事情。

有一天舍友不在, 我一个人在家做饭, 把油猛地倒在预热很久的锅里时, “唰” 的一下, 火就点燃了整个锅一直延伸到了我手臂, 以及灶台上面的微波炉和柜子, 瞬间都变得焦黑, 顿时家里警报声四起。那一刻, 我极度惊慌, 眼前一片漆黑, 还差点本能的要往油锅里灌水灭火。眼看这情形, 我觉得微波炉可能会发生爆炸, 并会失控演变成不可想象的火灾。我当时住在公寓, 二楼还有其他住户。只有神知道我当时是多么的绝望, 我无力地喊着 “主耶稣啊, 救我”。那一刻我丢弃还握在手里的大锅, 决定先跑出去。也就在当我把锅丢掉要往门口跑的时候, 奇迹发生了, 锅因着倒扣着地与空气 隔绝, 火也就灭了。我真不敢相信 眼前的这一切, 无力的瘫坐在地上, 心里却是明亮, 看到主在背后的保守, 我实在向主敬拜。这个时候才感觉到手臂剧烈的疼痛, 向一位年长弟兄打电话简单地说明了情况并哭着问弟兄五个问题: 要不要去医院? 要不要报警? 要不要告诉房东? 要不要告诉公司? 要不要告诉父母? 作医生的弟兄就告诉我: “你 需要迫切祷告,先用冰敷你的手, 等我们来。” 弟兄的话让我一个以前遇到事情很容易焦虑的人, 那一 次却很顺服地跪下来向神祷告, 并向神献上赞美。不久, 我的内心就变得非常平静甚至喜乐, 心想即使以后是满手伤疤, 我也要赞美神, 因为这是神对我的拯救!

光的交通

弟兄接到电话后也是一直为我祷告, 开了一个小时的车过来, 神也借着他回答了我所有的问题。弟兄在台湾是个很有名的医生, 每年回台湾一次, 他那一次回台湾也不知为什么带了很好的烫伤药过来, 他就帮我清洗伤口包扎我的手和整个手臂。如果当时没有弟兄的帮助, 去急诊, 不知等多久不说, 还至少要花几千美元。不报警是因为在神的主宰安排下并没有引起真正的火灾, 也会对我当时的 pre-opt 的身 份不利。没有将这事告诉公司, 因为我正处在从实习生转为全职的时期, 也会让公司对我有不利的看法。 没有告诉房东, 因为后来发现微波炉只是被烟熏黑, 并没有被烧坏, 不影响正常使用。没有立即告诉父母, 因为和他们有时差, 这只会增加他们不必要的担心。

光的果子
隔日, 在佛罗里达另一个城市我们有福音相调, 当时我就犹豫可能不去了。弟兄知道后却说, 要去, 因为这是撒但在阻挠, 他越阻挠, 我们越要为主做见证。我含着眼泪说道: “阿门,我去!” 在第二天的福音聚会里, 虽然包裹着伤, 但主的灵却在我里面涂抹, 当我与众人分享这个经历的时候, 大家都很感动, 也有人当晚就受浸, 何等喜乐, 这是光的果子。因着主的怜悯, 虽然佛罗里达天气炎热, 我却受保护一直没有感染, 最终这二级烫伤的皮肤也成了浅浅的一道疤, 几乎看不出来。正如保罗在加拉太书中说道身体上带着耶稣的烙印, 这成了我与主之间一个美好的记号, 不断被提醒要回到这生命的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