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的捆绑 主的释放

罪的捆绑 主的释放

我真是个苦恼的人!
生命之灵的律, 在基督耶稣里已经释放了我, 使我脱离了罪与死的律。

一个小罪人
早在小学五六年级的时候, 我就接触了电脑和网络。那时的门户网站上已经充满了各种的小广告。我无聊之中点进去, 就看到一些污秽的图片。脸红心跳一阵后, 我便开始肆无忌惮地浏览和下载。这是恶习的开始。我经常看完之后, 觉得后悔内疚, 便决意不再看, 岂不知过了一段时间又是不能自已, 点开同样的网页。那时不知道这诱惑的厉害, 学习成绩没受太大影响, 我便没有特别留意。

一个年轻罪人
我去了上海念大学。大二有了电脑后, 早年的恶习重新发作。我昼夜不停地下载污秽电影, 以致室友们都知道了。我还存储了大量这类电影, 让同班同学来拷贝。有时, 我良心发现, 一口气删掉所有电影, 但不过一两个礼拜, 故态复萌。我 将大量的时间花在网络上。很多时候我并没有观看它们。浏览网页和 等待下载的过程最是期待和激动, 观看它们的时候却是索然无味, 极为虚空。我既空虚、又软弱, 并且 无力自拔。这成了我一个巨大的苦 恼。为了摆脱这个恶习, 填补心中 的空虚, 我寻找了许多其他的活动, 试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我一方面 积极参加学生社团活动, 另一方面自己也坚持锻炼身体。然而这些并 没有解决我恶习的问题, 我努力地在人的面前表现得乐观、开朗和向 上, 但回家一个人的时候却不自觉重操旧习。

一个走投无路的罪人

因着神的主宰, 我刚进入大三的时 候碰到了一个挫折。因为这个挫折, 我决意出国读书。但是因为准备得 晚,我只有半年的时间用来背单词 复习 GRE。当时很多人已经从大一 开始背, 比我多背了两年了, 还觉 得没有背够。这消息听得我十分紧 张, 于是我每夜在自习室背单词到 一两点才回宿舍。令我苦恼的是, 上网的诱惑一直在, 我很难专心地 背单词。加上大三专业课难度较大, 我心里非常着急。两三个月精神高 度紧张, 我的头发竟然掉光了!

大三的下半年, 我进入备考 GRE 最 后的冲刺。汶川地震了, 新闻里大 量从未见过的的惨烈事故, 每次看 完都痛心不已。加上自己的心思和 焦虑, 我竟然完全无法安静下来, 学习完全没有效率。白天苦恼,到 了晚上, 也难以入睡。我以为是枕 头问题, 去超市买了最贵的枕头, 还是不能安睡。我整个人很不好, 只希望这申请和考试都结束了, 好好休息一阵。

遇见主

感谢主! 我终于来到美国加州。当 地的基督徒来机场接机、为我买盒 饭, 送给我桌椅和床, 邀请我来他 们的聚会。一次聚会后有一对七十 多岁的老夫妇受浸, 老人家见证说, 他做了一辈子的软件工程师,从来 不相信有神, 但是到了晚年和女儿 关系很不好, 非常苦恼, 一个偶然 的机会路过教会, 进去听了信息, 回来后读圣经, 得到些启示之后, 发现和女儿的关系竟然变好了。这 是人不能做的, 神却能, 他就相信有神。我后来再没有和他们聚会, 但是老夫妇的见证却在我里面,至今记忆犹新。

又因着神的主宰,来美国第一年, 我和一位博士生做室友,成了好朋 友,他是基督徒。他把自己受浸时收到的圣经赠我,说有机会一定要看。我被他的真诚感动,便收下了。 之后,虽然有时想打开看看,但是每次被里面冗长生僻的名字绕得不知所云,就丢弃一边。

在美国读博士五年半期间,我依然饱受大学时恶习的试诱和压力焦虑的困扰。因为担忧奖学金,我每晚 难以入睡,一度去咨询心理医师。 因着学习压力,我一直不满意自己的学习效率和专注力,但无能为力。 我身陷污秽网站,不能自拔,偶尔 决心不再沾染,却又落入看电影和网页的习惯当中,学习和工作总是 没有太大进展。“因为我所愿意的善, 我反不作;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作” ( 罗七 19)。

为了对付自己的坏习惯,我在网上寻求了很多方法,读很多励志的书。 我反复读名人名言、古言古训,激 励自己。我甚至涉猎冥想,佛学, 儒家,道教的书籍,试图从其中获 得内心平静的方法。我甚至相信网 上的一些怪异的做法,在床上朝着 一个方向磕头连磕三百下,盼望戒 除自己的坏毛病!我发现这些方法 能暂时帮助我,但过不多久,要么 难以实行,要么不顶用,我又需要 寻找新的方法!“我是个苦恼的人! 谁要救我脱离那属这死的身体?” ( 罗七 24)

得救

感谢神的怜悯,我博士答辩的那一 天,一位弟兄来邀请我去他们的聚 会吃饭。这次聚会的感觉和之前完 全不一样,一方面看到自己的好几 位朋友,他们都很高兴我来到聚会 里;另一方面,聚会中大家都很真 诚地交流,没有任何的不自然。我 看大家专注地唱诗、祷告,享受其中, 便想看看这诗歌里是什么内容。记 得当时看到,“召会是生命的园子, 不是学校,工厂,礼拜堂”,便觉 得希奇,之前从没听过这么说的。

之后的一个主日,应一位弟兄的邀 请,我去参加了一个主日相调。我 那天恰好在等我一篇学术文章的审 稿决定。这是我的第一篇文章,也 是照第一次审稿意见修改后的第二 次审稿,所以要么是接受,要么拒绝。 我本以为这一天要在紧张和焦虑中 度过,见有弟兄邀请,便想反正没什么别的事,为什么不去呢?去那之后发现到了一个五千人的会场,各种语言的圣徒衣冠整齐,每个人脸上都有喜 乐。

聚会之后一些基督徒相邀一起午饭,也把我带上。饭后回到家,我已经完全忘记有审稿决定是我要关注的事情,只 觉得心中有种平安和喜乐,当晚没什么思虑就睡了,直到 第二天早上。早上收到期刊编辑的邮件,说我的文章被直 接接受了!我立刻跟那位邀请我的弟兄分享,感谢他邀请 我去主日聚会,使我聚会之后完全没有了思虑,而我那天 本应该是在思虑中度过的。他却说,感谢主,都是主做成 的。

后来这位弟兄又联系我说,既然你来我家做客过,我也来 你家坐坐吧。结果我发现他们是三个人一起来的,我一看 其中两个是我认识的朋友,一位是年长的弟兄,便知道他们的用意。我就直接向他们询问自己的疑惑:到底有没有神?

一个学电子工程的弟兄说,这就好比电场,你没有看到过 电场,却知道电场的存在。他们简短回答了我的几个问题 后,就说一起读圣经吧。我心想,我之前找了那么多书, 看了那么多网页,寻求哲学、知识和道理,为何不来这本圣经里寻找呢?我就同他们一起读,第一次读就是“生命 在祂里面,这生命就是人的光”(约一 4),“光照在黑 暗里,黑暗未曾胜过光”(约一 5),“话成了肉体…… 丰丰满满的有恩典有实际”(约一 14)。读完后他们有 些讲解。我慢慢觉得,圣经和之前我读的总是要我怎么做, 要我做些什么的书不一样,真是一本奇妙的书。他们读不 到一个小时就起身走了,约了下周再来,我就答应了。

之后每次为了他们来,我都会事先看看当晚要读的内容。有一次读到尼哥底母和主耶稣的对话,主耶稣说,“人若 不是从水和灵生的,就不能进神的国”(约三 5 下),我就想, 这次他们会不会问我受浸的事?正在这时,他们来了。我 们读完了,他就问我是否愿意受浸,我犹豫间,他们又说 这个灵就好比电,我们人的灵好比开关,一个开关一打开, 我们的灵就通了,电灯就亮了。我觉得不妨一试,于是在 他们三人的见证下,在自己宿舍的浴缸里受浸了。

主的释放

受浸后,我的生活开始有了改变。我先是发现,自己的睡 眠很快就变正常了。那时弟兄和我约早上八点读经,而我 还是“晚上不睡,早上不起”的状态,但是感谢主的怜悯, 我渐渐能早上起来吃过早饭后,按时开始有半小时的读经。

因着要早起,晚上也渐渐按时睡觉了。每当睡前上网看电 影的诱惑要来的时候,我因盼望第二天早上的读经,就有 力量对这个诱惑说不。感谢神,渐渐的,我发现自己长期 面临的各种学习工作中的压力,也可以借着祷告去面对,“应 当一无挂虑,只要凡事借着祷告,祈求,带着感谢,将你 们所要的告诉神,神那超越人所能理解的平安,必在基督 耶稣里,保卫你们的心怀意念 ”(腓四 6~7)。我原先嗜 爱看各种体育比赛,渐渐地发现其中尽都是虚空,它们对 我来说都索然无味了。

如今我已经受浸一年多了,我也渐渐学会了如何面对污秽 网页的诱惑。当我觉得有这个欲念来的时候,我会呼喊,“主 啊,我自己是经不住诱惑的,我是软弱的,你来替我抵挡 这个诱惑”,主便在这件事上替我得胜。感谢主!我时时刻刻都能呼喊祂,经历祂的救恩!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