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婪与怕死,权健骗局的背后

贪婪与怕死,权健骗局的背后

2012年12月,4岁的内蒙古患癌女童周洋被央视报道后,权健公司找到了女童的父亲周二力。周二力回忆说,
“给我介绍说,他们八千万买回来一个中药秘方可以治好我女儿的病。” 
“在束昱辉的办公室,他们告诉我这病完全可以治愈,几个月就能痊愈,就是这句话彻底打动了我。”

于是,周洋开始接受权健公司的治疗方案,并照权健公司的要求停止了化疗。周洋服用权健的药后,病情一直恶化。四个月后,周先生就带周洋重新回到医院的重症监护室。

2013年11月左右,网上出现大量周洋的照片和文字资料,称接受权健治疗后获得痊愈。许多人给周二力电话打咨询这个消息。周二力要求权健删除报道不果后,起诉权健使用周洋的肖像和姓名,虚假宣传周洋病情。

2015年4月,赤峰市松山区人民法院判决周二力败诉。
2015年12月12日,周洋去世。

2018年12月25日下午,自媒体“丁香医生”发表文章《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掀起网络平台热议,新闻界跟踪,乃至政府机关介入。

目前,据多家新闻网站报道,因涉嫌传销和虚假广告,权健的束昱辉等十数人已被捕,旗下多家分公司更名;政府部门暂停发放直销牌照;许多家保健品经营单位被查处,等等。

医疗、药品、保健品的过度宣传、虚假广告、传销套路,这些发长命财,发病人财,发死人财的事,岂止权健?中华鳖精、鸿茅药酒、脑白金、特异功能、王林大师,几十年来,何曾间断过?骗与被骗何曾停止过?

这些事能接连不断,固然有商人投机、法律不健全、地方经济保护、监管执法部门腐败无能等因素。但更深层地挖下去,是人自身最大的问题,那就是贪婪与怕死

《资本论》说,“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其注释引用托马斯·约瑟夫·登宁的《工联和罢工》,“《评论家季刊》说:‘资本逃避动乱和纷争,它的本性是胆怯的。这是真的,但还不是全部真理。资本害怕没有利润或利润太少,就象自然界害怕真空一样。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百分之十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着绞首的危险。如果动乱和纷争能带来利润,它就会鼓励动乱和纷争。走私和贩卖奴隶就是证明’ 。

政治学家、经济学家把资本当做罪魁祸首,但真正的罪魁祸首是人的贪婪。资本和利润只是贪婪的土壤,叫贪婪发动生长。圣经明确说,“贪婪的,就是拜偶像的”(弗五5)。贪婪就是拜金,不仅以钱财为目标和行事的准则,甚至以钱财为偶像,成了钱财的奴隶,被钱财主宰驱动。今天那些过度宣传、虚假广告、传销的医疗、药品、保健品,利润何止百分之三百?欺诈带来这么大的利润,真让人不惜谋财害命!
贪婪是人类的共性,撒但注射到人里面的罪性,除了二千年前的神人耶稣,没有人例外。连一生追求义的保罗,回顾他信耶稣前的生活,也承认,“非律法说,‘不可起贪心,’我就不知何为贪心”(罗七7),“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18)。他甚至呼吁,“我是个苦恼的人!谁要救我脱离那属这死的身体?”(24)。

直到保罗信了耶稣,圣灵进了他里面,他才发现,“生命之灵的律,在基督耶稣里已经释放了我,使我脱离了罪与死的律”(八2) 。保罗靠圣灵的能力,逃脱了罪的辖制,包括贪婪。

我们在责备权健的贪婪,谋财害命时,是否想过,如果遇见一本万利的机会,我难道不会和权健一样,过度宣传、虚假广告、传销吗?

要保守不被贪婪辖制,不昧良心,不赚亏心钱,唯一的路是借着信耶稣,接受生命之灵。耶稣为我们的罪死了,又从死里复活,成了生命之灵,定能救我们脱离罪的辖制。

另一面,许多人被骗,是因为对死的恐惧。始祖犯罪,不仅罪性进入人里,死也成了人的定命。因为怕死,人轻信各样的所谓保健品、药品、疗法,真是病急乱投医!贪婪的商家,就是利用人的怕死心理,一再欺骗病人和家属。

人能不怕死吗?如果人没有永远的生命,死后再无将来,自然是怕死。然而,创造万有之神永远的生命,在基督的复活里,成了赐生命的灵,“叫一切信入祂的都得永远的生命。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入祂的,不至灭亡,反得永远的生命”(约三15~16)

人有了永远的生命,即便一天肉身会死,但这永远的生命,在基督再来的日子,将使人复活,直到永远。所以神应许说,“祂也照样亲自有分于血肉之体,为要藉着死,废除那掌死权的,就是魔鬼,并要释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受挟于奴役的人” (来二14~15)。

愿生命之灵,临到所有被贪婪辖制的人,不再有权健的骗局!
愿永远的生命,临到所有因怕死而受挟于欺骗的人,不再有周洋的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