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徒随笔

Sort by: Latest / Likes / Comments / Random
时代的和永恒的

几百年前,钻石和爱情毫无关系,或许几百年后,也不再有关。可是基督和基督信仰所启示的,不仅是关乎到我们时代的事情,更关乎到永远。

宇宙中最大的权利

圣经一开头便记载,神在创造万物时,都是“各从其类”,只有在造人时,是特别按着自己的形像和样式造人,并且还赐人权柄来代表祂,

人心欲望

综观人间百态,政客驰骋周旋于政坛,商贾缁铢必较于商场,学子汲汲营营于学海……在在显示:人心仿佛一个无底洞,没有什么可以填满它。人心欲望,可谓无限大。那么,人心要装什么才能得其所哉?

应许

神的应许从不落空。神,从未忘记祂所定的永约。

神需要年轻人

圣经和召会历史都给我们看见,在每个时期和时代,神都需要青年人来配合实行祂的行动。

爱的本相

原来,一切受造的物质,都有基督的影子,一切星辰,一切树木花草,一切爱的本源就是基督,神是爱,我们被造时候,就有爱的影子在我们里面。

只要你是活人,你就免不了忧虑

耶稣的话,与古今中外智者哲人,对人类生存状态的揭示和探索是多么不同!智者哲人对人生虽不乏精辟之论,却无力提供人类困境的解决方案,个人结局也多是非死即疯。耶稣所说生命的话,却深深摸着我们这个人。祂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祂是站在人实际生活的旋涡中,但这些困境却摸不到祂。这是真正悲天悯人的情怀。耶稣在新约里的说话,在人类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神不要“好”人

我们不求自己做“好”人,却要做“神人”—顺服于神权柄之下的人,有神同在的人,彰显神的人。

信仰与西方现代哲学

一个敬虔的基督徒,一个哲学家,祁格果(Kierkegaard)。说实话,我上大学的时候看萨特,看尼采,也看祁格果,但是我当时就有一个感觉,后者与前两者虽然同被世人称作“存在主义”哲学家,但是绝不可共忝一列。

需要同伴

不要以轻率的方式得着同伴。不要因为你天然地喜欢一位弟兄而接受他作同伴,明天又因为不喜欢他而拒绝他。只要他是一位弟兄,你就必须接受他。这将征服并破碎你,你需要被破碎。好的“破碎者”乃是与你成为小组的弟兄姊妹。青年人必须仰望主,好得着四或五个同伴。

 我有一壶酒

我有一瓢酒,可以慰风尘”是句总结,世事使诗人苦悲疲倦,无可奈何,只能山水间醉中寻乐,这是诗人心境,也是大多数的人生。有意思的是,一些基督徒也续了这首诗。搜集了几类,平仄对仗未必上佳,但刚好圣经里“壶”、“酒”各有寓意,以致以“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起句作诗

起初的爱

有人说上好的爱恰恰就是这种盲目的爱,没有理由的爱。爱如果不是盲目的,就不能爱得正确。

那些年,我们一起爱主,喜乐到永远

主耶稣自己当年,就是一个安静的,平凡的人。祂在世上时候,没有什么丰功伟绩,有的都是一个一个小故事,一个一个救恩的喜乐,顺服的喜乐,爱的传播。也许我的担心是无意义的,一切联于永远的喜乐,才是有永远价值。

  人生苦短。和我们永远的喜乐,比起来,今生的苦难无不是短暂的。以后我年老了,我会记得这些年,我们曾经一起爱过你,这点点滴滴的琐碎,实在是主耶稣与我最宝贵的记忆。

寂寞到底是什么

人的一生总是在寻求——有人相伴。我们心里的最深处总是怕孤独,总是渴望有人相随。这种发自最深的渴望是有其根源的,按照圣经的启示,神造人的目的,就是要人与神相伴。所以,与其说人怕寂寞,需求相伴,其实是神要人与祂相伴。

回转象小孩子

难怪摇滚天王麦可·杰克逊要盖造“梦幻庄园”,就是想留在儿童般纯真、快乐的世界里;可悲的是,一回到现实环境中,梦幻就破灭了。

主耶稣说,“你们若不回转,变成象小孩子一样,绝不能进诸天的国”(太十八3)。由此可见,神的国才是真正的“梦幻庄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