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徒随笔

Sort by: Latest / Likes / Comments / Random
爱自己

何为真正的好好爱自己?对于一个生命而言什么又是最重要的?

重新认识阿甘

主耶稣喜爱孩子,因为他们有一颗单纯的心,正如阿甘,他虔诚而又单纯执着地信靠神。阿甘对神的存在深信不疑 ,不管他身处什么样的逆境,遭遇什么样的困难 ,他从来没有怀疑过神的存在,信靠着神执著地向前奔跑。

梦中喝水

无论名利地位或吃喝享乐,都不能应付人心灵真实的需要。属世的享受,属地的事物,并不能真正解决人心灵的干渴,不能永远满足人内衷的需求,犹如圣经所言:“饥饿的人,梦中吃饭,醒了仍觉腹空;或像口渴的人,梦中喝水,醒了仍觉发昏,心里想喝。”

山顶的白湖 (有声版)

我们驱车路过一片山岭,远远看见一面苍茫微白,露珠也似的湖泊,静静地摇闪于碧草山岗之间。不自觉的,停下车,向那白湖走去。渐渐,如同走入画中,整个湖泊的轮廓已经看不见了,在它安宁明净的一隅,我们木然地,不知所措地伫立着。

神圣罗曼史

婚姻对他们来说,不是爱情的坟墓,而是爱情的升华。这样的交往才是真正健康、美好的交往,是在神圣罗曼史里的人的罗曼史,是歌中的歌。

 我有一壶酒

我有一瓢酒,可以慰风尘”是句总结,世事使诗人苦悲疲倦,无可奈何,只能山水间醉中寻乐,这是诗人心境,也是大多数的人生。有意思的是,一些基督徒也续了这首诗。搜集了几类,平仄对仗未必上佳,但刚好圣经里“壶”、“酒”各有寓意,以致以“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起句作诗

人的重心到底在哪里?

基督徒面对困难时的信心,如同保罗弟兄在哥林多后书6章10至11节祷告经历的一样:似乎不为人所知,却是人所共知的;似乎在死,看哪,我们却活着;似乎受管教,却不被治死。似乎忧愁,却常常喜乐;似乎贫穷,却叫许多人富足;似乎一无所有,却拥有万有。

爱的本相

原来,一切受造的物质,都有基督的影子,一切星辰,一切树木花草,一切爱的本源就是基督,神是爱,我们被造时候,就有爱的影子在我们里面。

我们想要一间房,祂却给我们一座城

地上的享受来得快,去得也快,惟有神属天的城,是存到永远,这个城今天就在我们的灵里,每次我们享受主,经历主,我们把这享受经历献给神,我们就成为圣城新耶路撒冷的一部分。

起初的爱

有人说上好的爱恰恰就是这种盲目的爱,没有理由的爱。爱如果不是盲目的,就不能爱得正确。

只要你是活人,你就免不了忧虑

耶稣的话,与古今中外智者哲人,对人类生存状态的揭示和探索是多么不同!智者哲人对人生虽不乏精辟之论,却无力提供人类困境的解决方案,个人结局也多是非死即疯。耶稣所说生命的话,却深深摸着我们这个人。祂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祂是站在人实际生活的旋涡中,但这些困境却摸不到祂。这是真正悲天悯人的情怀。耶稣在新约里的说话,在人类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我们的保惠师(comforter)

当我们接受祂,祂就是那大祭司进入到我们的里面,成为我们的保惠师(comforter)。我们人生的路上纵有各样的难处,但是我们并不沮丧,因为我们坦然无惧的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受怜悯,得恩典,作应时的帮助。

需要同伴

不要以轻率的方式得着同伴。不要因为你天然地喜欢一位弟兄而接受他作同伴,明天又因为不喜欢他而拒绝他。只要他是一位弟兄,你就必须接受他。这将征服并破碎你,你需要被破碎。好的“破碎者”乃是与你成为小组的弟兄姊妹。青年人必须仰望主,好得着四或五个同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