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徒随笔

Sort by: Latest / Likes / Comments / Random
冬去春来

但愿你放下迟早要面对的严冬,接受主耶稣作你永远的生命,活在复活的春天里。

梦中喝水

无论名利地位或吃喝享乐,都不能应付人心灵真实的需要。属世的享受,属地的事物,并不能真正解决人心灵的干渴,不能永远满足人内衷的需求,犹如圣经所言:“饥饿的人,梦中吃饭,醒了仍觉腹空;或像口渴的人,梦中喝水,醒了仍觉发昏,心里想喝。”

回转象小孩子

难怪摇滚天王麦可·杰克逊要盖造“梦幻庄园”,就是想留在儿童般纯真、快乐的世界里;可悲的是,一回到现实环境中,梦幻就破灭了。

主耶稣说,“你们若不回转,变成象小孩子一样,绝不能进诸天的国”(太十八3)。由此可见,神的国才是真正的“梦幻庄园”

山顶的白湖 (有声版)

我们驱车路过一片山岭,远远看见一面苍茫微白,露珠也似的湖泊,静静地摇闪于碧草山岗之间。不自觉的,停下车,向那白湖走去。渐渐,如同走入画中,整个湖泊的轮廓已经看不见了,在它安宁明净的一隅,我们木然地,不知所措地伫立着。

神圣罗曼史

婚姻对他们来说,不是爱情的坟墓,而是爱情的升华。这样的交往才是真正健康、美好的交往,是在神圣罗曼史里的人的罗曼史,是歌中的歌。

珍贵的珠子

在圣经里,珍珠表征基督来到世上为罪人所伤,乃分泌出生命汁液,将罪人层层包裹,使罪人成为神的珍宝——教会(出十九5,太十三46,启二一21)。

人生之崖

繁忙的你曾否驻足,惊见自己正在攀崖?往下看,是黝黑的深谷;往上看,是高不可攀的一线之天!
如果这时能有天来的大鹰,背负你越过高山峻岭,你不仅无需如履薄冰地攀爬,还可以欣赏脚下一望无际的美丽景致!这是何等幸福的人生啊!

 我有一壶酒

我有一瓢酒,可以慰风尘”是句总结,世事使诗人苦悲疲倦,无可奈何,只能山水间醉中寻乐,这是诗人心境,也是大多数的人生。有意思的是,一些基督徒也续了这首诗。搜集了几类,平仄对仗未必上佳,但刚好圣经里“壶”、“酒”各有寓意,以致以“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起句作诗

受造之物的盼望

创造万有的神,拿撒勒人耶稣啊,当时你都在想什么呢?

你如何在这微小受造的生命里,将整个宇宙带进全然的公义与爱里?带进和谐,如同将其带进一首复调乐章之中?带进以生命成熟为尺度的秩序里?

是否也曾在受限制的人性生活里,看见一只被遗弃的动物,为它祷告呢?如同你为迷失的人代祷?

爱自己

何为真正的好好爱自己?对于一个生命而言什么又是最重要的?

人生如何?

圣经告诉我们,“神是信实的,必不容你们受试诱过于所能受的,祂也必随着试诱开一条出路,叫你们能忍受得住。”(林前十13)这忍受必有祂安慰的同在,何尝不是对神救拔的享受。

永生永世

实在不是几生几世的问题,实在是我们需要一个新的生命,永远的深度的喜乐

微小的神

世界各民族,无论文明先进或野蛮,即使非洲的食人族,在其语言中都有“神”这个字。而无论多聪明的动物,都不会敬拜神。人和动物的区别:人是有灵的,所以需要神来满足。而人心目中的神,总是高高在上,俯视众生。

诗人的烦恼

看着在朗读过程里悄悄睡去的孩子,我内心平静,曾几何时,我也是喜欢诗歌,几乎痴迷的地步。

爱是人类的共同语言

对越来越冷漠﹑越来越自我的现代人而言,许多人已经很难理解《圣经》上所所的“各种恩赐与才干,其中最大的就是爱。”(林前十三)无论世界局势如何变换,人类科技和社会如何发展,爱始终是人类的共同语言。

那些年,我们一起爱主,喜乐到永远

主耶稣自己当年,就是一个安静的,平凡的人。祂在世上时候,没有什么丰功伟绩,有的都是一个一个小故事,一个一个救恩的喜乐,顺服的喜乐,爱的传播。也许我的担心是无意义的,一切联于永远的喜乐,才是有永远价值。

  人生苦短。和我们永远的喜乐,比起来,今生的苦难无不是短暂的。以后我年老了,我会记得这些年,我们曾经一起爱过你,这点点滴滴的琐碎,实在是主耶稣与我最宝贵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