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在中国

圣经在中国

主后2019 年,《和合本圣经》出版已有百年。百年前的中国,政治、经济、文化,乃至那一代有为者,都经历了巨大的分野,许多人投身实业,许多人献身科学,许多人投笔从戎,不同理念的人进入了不同的团体,为实践各自的理想而奋斗。但一百年来,虽经过许多的战乱、变动,神的话在中国依旧常存。

《和合本圣经》百年之际,回顾圣经在中国一千三百多年的历史,我们难免满心惊奇,灵里感赞主的作为。

中国福音的开始

阿罗本(Alopen)千里迢迢肩负恩典的福音叩进了长安城,那年正是大唐盛世贞观九年。(公元七世纪)没有想到这位“蛮夷之士”竟然得到唐太宗的恩准“翻经建寺”,太宗更“问道禁闱”。景教(基督教)到了武宗一度被禁,及至武宗后又渐渐复起。只是唐朝时期相关福音的文字,经典尽多失传。

一直到了十三世纪,据马可波罗的记载,景教在华仍然有相当明显的痕迹。明朝出土的《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上篆刻着基督信仰最基本的真理和景教圣经的中文翻译历史。这就是神的话有据可考地初次来到中国。

之后,方济会的教士来华。及至明朝万历、崇祯年间,耶稣会及道明会的传教士也陆续把福音带进这片广大异教的土地。根据网上资料,从明末到清初耶稣会总共有472 位会士在中国服务了190 年,信徒人数达二十余万。伴随着圣经和福音,接受与相信,逼迫和敌视也贯穿在其中。中国礼仪之争之后,雍正皇帝开始在全国查禁天主教,迫害信徒和传教士。清末的义和团运动更是杀害了难以统计的信徒与传教士。

主说,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太二八19)。表面上看来,无数神忠信的儿女,用他们的汗水、眼泪,甚至鲜血写下他们对主话的回应。福音的广传实际上是主亲自、执意完成父神在永远里的定旨。微观地看福音如何在中国劈荆斩棘,你更不愿忽视近世纪西方差会无数传教士带着他们的家眷,将他们的青春年华埋在客观环境、生活文化落后一两个世纪的、古老的、不太友善的中国。如果你对历史上记载几次的“教案”略有所闻,你会同意:今天所有华人基督徒都欠这些用鲜血铺成我们信仰基础之先人的债,直到永世。

这些耶稣的见证人,用他们的右手屡叩福音的门,握在他们左手的不是进步的科学文化,不是慷慨助人的救济资财,是神的话。华文圣经的翻译和广传基本上是福音广传的另一面。“神的话扩长起来”(徒六7),不是教义的推广,不是神学思想的主张和宣示,“神的话扩长”是叙述一件有生命的事。神的话不仅仅是表面上看得见的“一本圣经”。“神的话”按约翰一章一至十四节来看,就是基督,就是神自己。祂的话扩长起来也就是祂在地上看得见的见证,基督的身体,祂的教会扩长起来。

就看得见、摸得着的圣经文本来说,我们也回顾一下,这条路是怎么走过来的。

圣经在中国的翻译史

中文圣经翻译最早的尝试是唐朝景教传入的时候,可惜的是那时的文案、经典尽多失传。那是第七世纪的事。到了十三世纪,方济会的教士孟高维诺把新约和诗篇翻译成元朝的蒙古文,可惜译本也已全部失传。及至近世纪,圣经翻译从18 世纪初天主教巴黎外方传教会的教士率先译成文言版的新约圣经为滥觞。

接着19 世纪,中国历史上最早的两部完整汉语《圣经》,即马士曼译本的《新旧遗诏全书》,前后历经十六次的修订和马礼逊译本的《神天圣书》分别在印度和中国出版。这两个译本开启了中国人拥有完整汉语《圣经》的历史,意义非同寻常。这些早期的版本译者谨慎虔诚,竭力忠于原文,又碍于中文词性,语法与西方语言迥异,故多着重直译,行文亦每失流畅。马礼逊版本后来也经过马礼逊的儿子马儒翰等的修订。美籍传教士裨治文译成文理译本,于1864 年出版。该版本难能可贵的是译文不仅忠于原文,行文亦能保持通畅,易读,易懂,是汉语译作中不可多得的佳作。

接着文理本又有浅文理本,通行甚广,流传年代亦久。继之,多种官话版本问世,其中,《北京官话版新旧约全书》为《官话和合本》相当依重的译本。天主教的《圣经思高本》,《牧灵圣经》在翻译上也属上乘。1919 年出版的官话和合本《新旧约全书》, 这是目前在华语基督徒当中,使用最广,也影响最深的一个版本。

此外,不得不提的还有吕振中采用直译的方式,尽量忠诚表达原文字义,并维持原文的句型结构所得新旧约全书,通称《吕振中译本》,于1970 年正式出版,是一本值得尊重的佳作。到了上世纪,陆续出版了多种生活化口语新译本,倾向日用口语、意译、易读的效果,重于原文词性、句法架构的拘泥。

在许多版本中,可为称道的是2005 年出版的《圣经恢复本》。据该版卷首的简说:“翻译圣经,历代是逐渐进步的。惯例总是承先启后,后者借助于先者,进而更有所见。本新约圣经恢复本,乃以华语中最通行的《国语和合本》为参照,尽力保留其语体、节奏以及人地名音译,各面的优美;并以英语中所有权威译本,以及华语中所有寻得的其他译本为参考,不但为得借鉴、启发,也为避免偏见、误断。凡较佳辞句,无不尽力采集,务求圣言中的启示,能在华语中,得到差异最少,达意最准的发表。”正如当年马士曼,马礼逊的《新旧遗诏全书》和《神天圣书》在出版后多次修订,恢复本的出版不外乎基于先人的佳作,精益求精。

今年(2019 年) 正值《和合本圣经》出版一百年,为着主借着这个译本把恩典的福音带给祂在中国的儿女,我们不得不敬拜祂。随着时间推进,也有一些更新和更准确的版本逐渐浮现。这些版本在不同时代背景,不同语体句型演进的主观条件下,在传达神的话的同时,也保留着神的仆人们如何倾其全力,忠于神的话语,服事神的儿女的印记。

“你当竭力将自己呈献神前,得蒙称许,作无愧的工人,正直地分解真理的话。”(提后二15)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