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见证

Sort by: Latest / Likes / Comments / Random
天空的飞鸟

在激烈的竞争中,我终于不负众望,进了清华大学。原以为苦尽甘来,可松口气了,没想到这不过是另一个竞争的开始。
在各种竞争中,我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不能输”。

现在回想起来,其实都是主的怜悯。因祂知道我的需要,也借着环境上的安排,使我认识了基督徒。当时,我的生活充满着焦虑不安。

喜乐的心乃是良药

信主并不能保证人生会过得一帆风顺,我个人和家里都没有经历过所谓大风大浪,但也有不顺的时候,但是主都把我们从困境中带出来了。我们逐渐从神的话里意识到,神的心意就是要让我们在任何环境里转向祂,以祂自己作我们的安慰和满足。

找一个永远来安置灵魂(三)

我渴望不仅是一个基督的信徒,还是基督的门徒,不仅信入基督,并且活出基督。以前是焦虑、虚空和痛苦的苦求,现在是喜乐、平安和荣耀的享受。

无限的体谅,不死的爱

罹患的类风湿性关节炎是无法根治的疾病,所以病痛一直环伺在我周围,准备将我吞噬。但三十多年来病魔从未得逞,因为我将自己完全交在主的手中。靠着主的恩典,以及弟兄姊妹们的爱与扶持,反而使我的疾病,成了为主作见证的最佳凭借。在喜乐赞美中,我享受了神在敌人面前,为我所摆设的筵席。

得与失

我开始认识到,尽管信了主,仇敌魔鬼仍不会轻易地放过我。人说,相爱容易,相处难。相爱,可以是一见钟情;结婚,可以是闪电式的;但婚后的生活,却是一辈子的事,夫妻双方需要经常地交流,相互信任。信主也是一样。

慈绳爱索(下)

神是信实的。一百只羊中,失去了一只,神也会撇下九十九只,去找那一只,直到找着。同样,在我进大学不久,神便安排学校的弟兄姊妹看望我,并坚定持续地陪我读经。逐渐从主的话中,我读到“神是灵;敬拜祂的,必须在灵和真实里敬拜”

生命曙光(上)

从小听父母谈论一位很会算命的瞎子,可以说出人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我也被灌注了“宿命论”的思想。这让我对人生产生了悲观感,同时也不解到底是什么主宰着人生的一切。
我之所以不认识神,是因为我用错了器官。我一直在心思里研究神,而“神是灵;敬拜祂的,必须在灵和真实里敬拜”(约四 24)。当我用灵去接触神,就能体验神是无所不在的!

从前风闻,如今亲见(下)

从过去盲目崇拜偶像,到今天享受三一神作生命和生命的供应,每一个脚印、每一个站口,无论是苦是甜,我都无法不感谢主、赞美主!愿主怜悯、保守我和我的全家,一直留在这永远生命的交通之中,持定信仰,直到与主相见

命运之谜–主耶稣派来照顾我一生的人 (3/3)

人,很容易忘恩,容易忘了祂,却又要享受祂所赐的。婚后不到一年,因着住处不定与工作忙碌,我们又渐离教会而争逐于世界。这期间,我们收入丰厚,却又转眼花光;纵情吃喝,身体却越来越差。没有主同在的生命,是多么的丑陋、不安,就像一撮飘萍,终在世界的浊流中汩没。但祂的爱从不放弃,也从不失败。

病危垂死与喜乐平安

有人问我,既然你相信耶稣,为什么你所信的神不一次医好你的病,任由你如此经常受疾病的折磨?我告诉他,朋友,信耶稣并不表示你就从此无灾无病,并不表示你可以长生不老,肉体永远不死。我的神是满有慈爱,但基督徒并不向神求外面的福利平安,乃是从神得着神圣、永远的生命。

似乎忧愁,却常常喜乐

许多人第一眼看到我时,马上就想问我:“你怎么会坐在轮椅上?你又为何看起来那么喜乐?”好奇之心,人皆有之。但愿人人对主也能有这样强烈的好奇心,能更多来认识祂。因为主就是我喜乐的源头,是主拯救了我,给了我新的生命,使我不再凭自己活,乃是向祂活。

哈佛科学家人生另一段更美丽、更丰富的旅程

我的教授C. H. Li是当时从事研究脑下垂体荷尔蒙(激素)结构的专家,曾多次被提名为诺贝尔奖的候选人。他希望我拿到学位后再继续研究,所以在那里我一待就是八年。1966年,我们发表了有关用化学方法决定人“生长激素”结构的论文。欧美各大国的报纸都有刊登,实在令人兴奋。但不到一个星期,我就备感虚空。八年来日以继夜的工作换来的只是些许的兴奋。当这些冷下来时,我反而成了一个不知何去何从的人,学问与成就都不能让我感到满足。

解渴之道在于活水─访水文学家于弟兄

虽然我们学的是最新的科学,应用的是最尖端的技术,但我仍切望所有的朋友,都能面对这个问题—人生在世到底是为了什么?并作一次对自己人生最具影响力的实验,向这位宇宙的造物者祷告,相信祂必使你寻见人生的答案。

不再是独生子,乃是神的众儿女之一

不再孤独,不再胆怯。我最明显的变化,就是不但笑容“数量”增多,而且“质量”也提高了。见到弟兄姊妹,我会由衷地笑,甚至看着蓝天白云、小花小草,我都很开心。一位姊妹说,她觉得得救之前的我,虽然见面也有笑容,也只是出于礼貌;得救之后的笑却洋溢着喜乐和感染力。

祂甜美,我尝到(下)

很多人都不理解我为什么会信主。他们认为信主应该是一些比较软弱、生活中受了刺激或打击以后,需要精神寄托的人才会做的事情。我回答他们说,因为我在基督里找到了人生的目标和生命的意义。虽然每个人对外面物质的需要有不同,但内里的需要却一样

祂甜美,我尝到(上)

好像有微风迎面吹着我;整个人觉得很畅快,既高兴又饱足,这是我第一次经历属灵的呼吸,就象新生婴儿的第一口呼吸。从此我宝爱呼求主的名

前要游戏, 今要主路

有位弟兄鼓励我像马可一样, 从不争气到争气, 最后成为圣经的作者。我想着自己是个不勤奋的人,觉得这个名字 真的很激励我。那天交谈以后,我就决心成为这个时代的马可。

生命的加减法

我用了三年时间获得了博士学位,这是我的指导教授所有学生中最快的。我的研究论文刊登在著名的学术刊物上。毕业后,我来到南加州一家大公司从事计算器软件开发工作。 我从小受唯物主义教育,否认人有来世和永世,也否认有创造万物的神和救世主。 当我听到,圣经向我们启示出神心头的愿望,是要把祂作到人的里边时,我觉得非常新奇,是我从来没有听说过的。

叩开人生意义的大门

当有一天,我的先生跟我说,我发现你现在比以前脾气变得好多了,我才忽然发现新的生命已经在我里面渐渐长大。回想起来,一步一步平平淡淡从不信到相信, 直到现在可以在这里做见证,都有神的怜悯和保守。想起从前的自己,才发现,我们好像很容易相信市面上任何一本书籍,却总是用最严厉的批判目光对待圣经这本 经过几千年打压,却不被摧毁对人类历史发生重大影响的书中之书

与在美国航空航天领域华人姊妹的访谈

在美国, 华人从事在航空航天领域的并不多, 像戴姊妹这样在这个领域中任管理要职的更是屈指可数。 因蒙主奇妙的主宰和带领, 戴姊妹在美国读书、结婚、工作和服事的经历, 都见证了我们的神是信实的一位, 只要我们愿意来顺服神的心意, 与祂配合, 祂就能在我们身上有路。

走出哲学的象牙塔

家里烧香膜拜的气氛非常浓厚,父亲在我十一岁那年,把我献给菩萨,但我并没有获得安全感,反而时时感到黑暗与死亡的恐惧。面对一尊尊木讷无言的菩萨,我不禁自问:“这会是神么?”我想到人类灵魂的问题:人是一死百了,如灯熄灭?还是灵魂不灭,进入另一个领域?我想到人生的意义何在?人生价值的追寻在那里?想不出所以然,越想越没办法入睡,饱受失眠之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