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见证

Sort by: Latest / Likes / Comments / Random
慈绳爱索(上)

一天晚上,我站在院子里望着星空,为着受浸一事想得头晕脑涨。忽然间,我大声呼叫“主耶稣,主耶稣”,然后决定简单地相信神,并在主日受浸,不再胡思乱想。决定后,心中轻松许多。

无限的体谅,不死的爱

罹患的类风湿性关节炎是无法根治的疾病,所以病痛一直环伺在我周围,准备将我吞噬。但三十多年来病魔从未得逞,因为我将自己完全交在主的手中。靠着主的恩典,以及弟兄姊妹们的爱与扶持,反而使我的疾病,成了为主作见证的最佳凭借。在喜乐赞美中,我享受了神在敌人面前,为我所摆设的筵席。

解渴之道在于活水─访水文学家于弟兄

虽然我们学的是最新的科学,应用的是最尖端的技术,但我仍切望所有的朋友,都能面对这个问题—人生在世到底是为了什么?并作一次对自己人生最具影响力的实验,向这位宇宙的造物者祷告,相信祂必使你寻见人生的答案。

在你的光中, 我必得见光

In Thy light we shall see light, 这是我所就读哥伦比亚大学的校训。 在学校小图书馆(Low Library )前面有一个手持圣经的 Alma Mater 塑像, 这话便出自此书。我信主的经历也与这句话, 与是光的神有着密切的关系 。

从前风闻,如今亲见(上)

我一直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也时常为自己在学业和工作上的成就而自豪。来美国后,我作化学专业博士后研究。虽然工作本身富有挑战和趣味,但因为收入低,总觉得在亲朋好友面前抬不起头,就变得越来越消极。

爱的力量

我不知不觉把英语考不过、没学位、没工作、没面子、自杀等可能透露给妈妈。妈妈没太当回事儿,只是说了句:“三儿啊,就是哪里都不要你,回家里来吧,妈妈要你”。 我当时也说不出理由,但忧郁症没有了。

弥久弥香甜

根据移民局规定,公司可以为我保留H-1 身份三个月。失业一个月后,维吉尼亚的一家公司愿意要我。奇怪的是,经过人事和技术部门的三、四次面试,他们却一直没有作决定。拖了两个月,直到三月十五日,正好是三个月期限的最后一天,我原来的公司被买下,我也可以重新上班了。

天空的飞鸟

在激烈的竞争中,我终于不负众望,进了清华大学。原以为苦尽甘来,可松口气了,没想到这不过是另一个竞争的开始。
在各种竞争中,我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不能输”。

现在回想起来,其实都是主的怜悯。因祂知道我的需要,也借着环境上的安排,使我认识了基督徒。当时,我的生活充满着焦虑不安。

生命的加减法

我用了三年时间获得了博士学位,这是我的指导教授所有学生中最快的。我的研究论文刊登在著名的学术刊物上。毕业后,我来到南加州一家大公司从事计算器软件开发工作。 我从小受唯物主义教育,否认人有来世和永世,也否认有创造万物的神和救世主。 当我听到,圣经向我们启示出神心头的愿望,是要把祂作到人的里边时,我觉得非常新奇,是我从来没有听说过的。

在神里的栖居

一切似乎十分顺利。我的博士导师年轻有为,先后师从三位诺贝尔奖获得者。我的博士课题是应用基因遗传工程改造的动物实验,来研究大脑的学习记忆机制,这是生物领域的前沿课题。当时我满有雄心壮志,似乎前程似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