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在我身上变化的工作

主在我身上变化的工作

我从小受唯物主义和无神论的教育,认为天地间没有神,一切全靠自己。二十岁不到,我就立志要为人类美好的 理想奉献自己的一生。那时,我在学业和工作上都非常严格 地要求自己,还担任一点领导职务。因此,我觉得自己生活得蛮有意义。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渐渐发现,大多数我所尊敬的人根本不把理想当一回事,而是为着他们的私利,终日忙碌。这时,我开始重新思考人生的目的和意义。

寻求真谛

就在我最彷徨的时候,主将我带到了美国。在美国十多年间,我也一直在探索人生的真谛和目的。我是一个特别想活得明白的人,不愿糊里糊涂地过一生。因此,我参加过各种宗教聚会。我读过佛经,但那没能解决我的问题。我也研究过道教,追求天人合一的境界,这些也不管用。就连伊斯兰教的可兰经,我也拿来看过,却看不进去。圣经,我当然也读过,读后对耶稣基督只是很感兴趣,却不知道祂到底是 人还是神。我很想搞明白祂到底是确有其人呢,还是一个“人造的神”。

借一次出差的机会,我特意去了一趟耶路撒冷,想要搞明白这位耶稣的所作所为。我顺着当年主耶稣上十字架的 路,直走到祂被钉十字架的地方和祂被埋葬的棺墓面前,且 仔细地读过每一站对当时情形的记载。那个石头棺墓里面是 空的,证实祂复活升天的事实。我将手指头探入棺墓侧面的 一个小洞,就在那一瞬间,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对耶 稣基督的感戴油然而生。我当时想,祂是神,却亲自成为人, 在世间历经万般苦难,末了被钉十字架,来担当世人的罪, 为使我们这些罪人能得永远的生命。祂是何等可敬、可佩、 可亲、可爱的一位!从那以后,我便不再怀疑耶稣是神。

顺服真神

然而,我却没有马上信靠祂。因着自己刚硬的个性和自 信心,我以为只要凭良心老老实实作人,凭本事勤勤恳恳作 事,就能应付一切的问题。可是我渐渐发现自己的想法是多 么的幼稚可笑。不要说外面的环境,就是连家里的问题,我 也解决不了。

我先生姓傅,虽出生于农民家庭,却自小聪明优秀,刻苦努力。硕士毕业后,他在工作单位也常常被评为模范。来 美国后,却因不适应美国的生活,他产生了强烈的失落感, 对生活也倍感茫然。由于脱离了原来生活环境的约束,他渐渐开始放松自己,加上又结识了一帮爱玩乐的朋友,就更无所顾忌,终日贪恋享受,不思进取。

我心里着急,吵也不管用,只得设法使他脱离那帮朋友。 我们先是把家从华人聚居的地方搬到外地,然后又从东岸搬 到西岸,甚至搬出美国,真是用尽苦心,还是无济于事。他 人在西,心在东,终日满腹牢骚、抱怨,日子实在是没法再 过下去。

就在这走投无路的时候,神亲自来寻找我们,将恩典倾 倒在我们身上。在祂主宰的安排下,我们一搬来华州,就接触到弟兄姊妹。他们的热情和温暖,让我们感到自己是来到 了亲人中间; 他们无私的关心和帮助,让我们感受到主的大 爱。

借着参加聚会,我逐渐明白人都有敬拜神的倾向,就连 所谓的无神论者,也都有一些敬拜对象。因为神造人时,把 一个灵安放在人里面。这个灵乃是用来敬拜神、接触神、盛 装神的;无神论者敬拜的是自己,崇拜的是心中的偶像。他 们口称无神,其实他们就是自己的神,或者造一个“神”, 把世间一切的美好都加在这偶像上来敬拜。然而,一切人造的偶像都是虚假、靠不住的,不能象真神那样满足人灵里的 需要。

我越参加聚会,就越相信弟兄姊妹里面有那又活又真的神。他们的生活实在是蒙福、喜乐且满有盼望,使我非常羡 慕。 我越被召会生活吸引,就越为我的先生着急。起初, 他还去参加一些聚会,后来就根本不去了,借口说不好意思 总是白吃爱筵。这下可把我急坏了。

从那时起,我开始学习向主祷告:“主啊,我很想得救, 被你得着,但又不愿撇下先生,我要和他一起受浸。”那段 时间,我不停地为此向主祈求,一定要心里感觉祂答应了这 个祷告为止。因此,每当有弟兄姊妹鼓励我受浸时,我总是 回答说:“对不起,我要和傅先生一起受浸。”这样的情形 持续了一年多。

主在我身上真是显出了祂的怜悯、耐心、信实和幽默。 二○○五年五月十日那天,又有姊妹邀我去爱筵,我也欣然 前往。在爱筵前,她对我说:“今天有一位弟兄受浸,你要 不要一起受浸?”当时我心里充满了平安、祥和和喜乐,因 此并没有象已往那样拒绝,而是很痛快地说:“好啊!”

等到我坐下来用餐时,才觉得自己有点奇怪,为什么我会这么爽快地答应呢?难道忘记了要和傅先生一起受浸的 祷告?为什么主也不提醒我,难道祂也忘记了祂的许诺?……正在琢磨的时候,大家要我们两个得救的新人自我 介绍,因为我不常和这些弟兄姊妹在一起,相互之间不大认 识。当另一位新人报他的名字时,我震惊了。这位弟兄竟然姓傅,和我的先生同姓。主啊!你是何等的信实!竟然以这 样幽默的方式答应我的祷告。此时,我心里满了信服、赞美、 忏悔和认罪。那天,主彻底征服了我,使我在祂面前顺服了下来。

全家得救

受浸后,每天早晨,有姊妹与我一起晨兴,读主的话。 借着神在我身上不断地作工,神圣的生命在我里面长大,我的个性开始有了变化。在这之前,我非常自信,个性刚硬, 又很自律。对自己严格要求的同时,对他人也很苛刻,尤其 是对家人,几乎是从不称许,总是批评指责,一副教训人的 态度,让人很难亲近。

得救以后,我开始谦卑下来,常向家人道歉、认错,也 常向他们发出由衷的称赞。即使被先生误会和指责,我也能 心平气和地接受,对他不发火,不发怨言。正如圣经中所说 的: “作妻子的,要服从自己的丈夫,好叫那些甚至不信从 主话的,也可以不用主的话,借着妻子的品行,被主得着, 这是因为他们亲眼看见你们敬畏中纯洁的品行。”(彼前三 1~2)

逐渐地,我先生看到主身上奇妙的作为,感叹地说: “你得救后变化真大,真快!你现在变得能善解人意了; 会先检讨自己,更多宽容他人;喜乐多了,抱怨少了。”听到先生 这么诚恳的夸赞,我也感叹地说:“ 是啊,活到这年纪,我 才开始学会生活,学会作人啊!”

后来,我先生多次情不自禁地说: “得救真好!” 就这 样,在我得救后,先生从起初不愿聚会,到全然接受主耶稣 作他的救主,并受浸归主,前后不到一个半月,转变之快, 令人难以置信。他曾对弟兄姊妹说: “我会信主并被主摸着, 完全是因为看到神在我妻子身上变化的工作。”此时,我才 真正明白,神是用祂自己的办法成就我们家的救恩: 祂让我先行一步,好叫我先生看到主在我身上变化的工作,让他信服并接受神。

今年六月,我们惟一的女儿也得救归入主的名里,真是应验了主的应许,一人得救,全家都必得救。这证明了救恩不是出于我们自己,乃是完全靠着主的恩典,正如经上所记: “你们得救是靠着恩典,借着信; 这并不是出于你们,乃是神的恩赐”(弗二 8)。 (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