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加州州立大学长滩分校教授吴姊妹

访加州州立大学长滩分校教授吴姊妹

编者:

吴姊妹你好, 很高兴能访问你, 你在美国大学中教书育人, 这是很多新的一批中国学者所期待的。能不能问问你的成长经历?

吴姊妹:

我的成长道路简单而平直,大多数时间是在学校里度过的。我是在北京郊区的一个军区大院长大的。由于军区比较偏僻闭塞, 我当年考上北京四中, 然后进入清华大学在当地算是一桩不大不小的新闻。在清华大学, 我得到了环境工程系和汉语言文学双学位。 毕业以后留在清华教了三年中文, 后赴美攻读语言学硕士、博士。 二〇一四年从 UCLA 的语言学专业 博士毕业。毕业之后, 我由于工作的原因辗转于美国各地:先是在密西西比大学现代语言系任教一年, 然后转入加州州立大学长滩分校亚洲和亚裔研究系 (Asian and Asian American Studies) 任教, 主要教 授语言学、中国现当代文学和文化。

编者:

这个简历足以自豪了, 你为此满足吗?

吴姊妹:

回顾走过的道路, 我赫然发现, 我所谓的“奋斗史”不过是一个不断抓夺的过程, 像干渴的人在寻找水源, 又像是贪婪的猎人在搜寻猎物—我为自己设定一个又一个目标, 达到目标之后不过有短暂的满足, 随之而来的是无尽的空虚, 而我陷在这样的循环中无法自拔。正如约翰福音里神所启示的: “凡喝这水的,还要再渴; 人若喝我所赐的水就永远不渴。”(约四14)。 神其实就在我生命中的某一个时刻坐在井边, 等我这干渴的人到井边打水,祂就把生命的活水赐给 我。二〇〇八年我刚到 UCLA 读博士的时候,和家人分在三处:先生在英国求学, 儿子寄养在中国的爷爷奶奶家,而我在美国。对家人的思念和学业的压力时时让我心力交瘁, 觉得自己像一只无助的小船, 被风浪推着起起伏伏, 不知道自己要往何处去。心灵的空虚和急于寻求解脱的心态, 让我向神的话十分敞开。 那时我刚搬入学校的宿舍, 家徒四壁 。室友说, 她听说教会有免费的家具, 还有好吃的中国菜, 我们不妨去看看, 于是我们就各自“心怀鬼胎”地来到教会。我原本是抱着观望的态度, 听着听着不觉就被圣经里的话打动了: “神爱世人, 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 叫一切信入祂的, 不至灭亡, 反得永远的生命。”(约三 16)神又说: “凡劳苦担重担的,可以到我这里来, 我必使你们得 安息。”(太十一 28)。何等的安息! 何等的满足! 何等的喜乐! 这不正是我苦苦寻求的吗? 我愿意相信! 于是我就义无反顾地受浸归入主了。

编者:

您就这样受浸了? 受浸以后有什么不同吗?

吴姊妹:
对, 我就这么简单, 单纯却绝对地信主并受浸了。受浸仿佛是一种新生活的开始。虽然每天还是照常完成日常的事务, 我知道我不再是孤单一个人, 无论是在高峰还是低谷, 神都陪伴着我。我学会了向神倾诉, 向神祷告, 也学会了坐在主的脚前聆听祂的话语。 读博士期间虽然很忙, 我一直都参加每周二的校园读经活动。一位年长的肖弟兄每次都带各样好吃的中式点心来。到了午饭时间, 我们就 一边吃点心,一边听他讲解圣经— 身体、灵魂都得饱足。他还时常鼓励我们申言。他说, 你们怎么能光自己享受, 不分享出来让大家一起享受享受呢?活水喝进去了就要涌流出来, 这样水才能保持鲜活, 否则就成死水一潭了。

我当时有很宗教的观念, 觉得自己刚刚受浸, 没什么资格讲, 应该多听年长的圣徒讲。然而, 当我把自己享受的经节分享出来, 这些话语就牢牢地印在我的心里。在以后的日子里, 这些常时的话语就成了我即时的供应。这样的操练对我的生活和工作还有许多意想不到的益处。我原先不爱说话, 特别是在人多的地方, 一说话就紧张得面红耳赤。

每周的传福音和主日申言让我习惯了在众人面前讲话。肖弟兄说, 因为讲的是神的话, 不能自觉理亏, 要不疾不徐, 铿锵有力, 要“神气”; 另外,讲话的时候思路要清晰, 台南的一位郭弟兄说, 如果你申言的时候讲不清楚, 说明你自己也不明白, 怎么能够“以其昏昏, 使人昭昭”呢? 所以我在每次准备申言的时候, 都仔细研读圣经和注释, 做详细的笔记。这一习惯一直延续到现在。我在工作中也受益于这一习惯, 每次教课前都会跟主祷告, 并做充分的准备。

我和先生工作都很忙。 我自 二〇一五年进入加州州立大学工作以来, 不仅要教书、做研究, 还要指导研究生和从事学校各样事务性的服务, 但是因着主的怜悯, 我们虽然在职, 却能够不被工作霸占。 我们买了新房子以后马上打开家, 周周在家中传福音; 每周二的祷告聚会、周五的小排聚会、周日的主日聚会都不落下。主让我们圣别出这些时间, 是为了让我们能够得到各样属灵的益处; 省去的是花在无聊的事情上的时间, 比方说上网、 看电视、购物、逛街等等。因为每次都要把聚会的时间预留出来, 我们把自己的时间安排得更加合理、 紧凑。

感谢主! 每次聚会完, 我们都满了活力和来自神的智慧, 无论之前有什么样的烦恼和忧愁, 聚会完都烟消云散了, 再投入到工作中去的时候就分外清心和高效。 神说:“我对你们所说的话就 是灵,就是生命。”(约六 63)  我每天上下班要在路上开两三个小时的车, 这不是一段枯燥的通勤时间, 而是一段接受生命供应的时光—我用这段时间祷告、听诗歌和读圣经。 主的话一打开, 就发出亮光:路加福音里讲到, 耶稣在革尼撒勒湖边向彼得和他的同伙显了一个打鱼的神迹, 他们就立刻撇下渔网, 跟从了耶稣, 自此他们就成了“得人的 渔夫”—主就是通过这样的方式, 用祂的人性美德和神性的荣耀吸引着我们, 使我们这些原本被各样事物霸占的人快跑跟随祂。在奔跑属天赛程的途中, 我们看似牺牲了很 多, 然而我们放弃的不过是神视为粪土的东西, 脱去的是各样的奴役和束缚, 而赢得的乃是基督这宇宙的至宝。主啊!感谢你,在我还是罪人的时候就爱了我, 感谢你在创世之前就拣选了我, 把我的脚引到平安的路上。我愿做一个一生与你 同行、讨你喜悦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