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话题

Sort by: Latest / Likes / Comments / Random
“新人福音”增版通启

将从2月7日起,推出“圣经论坛”系列节目,包括“圣经鸟瞰”、“圣经预言”和“圣经看世界”。我们盼望借着分享一些已经发生的事、正在发生的事以及将要发生的事,认识神的手和神的主宰,借着逐卷有序地分享圣经的内在启示,认识神的心和神的爱,神永远的定旨和神心爱的美意。

在丧礼上前美国职篮(NBA)选手蒙特威廉斯对爱妻的悼念在各大新闻和社交媒体上被强力发送,短短七分钟的发言却感动了无数的美国人民。因为除了分享妻子曾经如何鼓励、改变他,更重要的是,蒙特威廉斯给他那五个刚失去母亲的孩子以及美国社会大众上了一个充满正能量的功课:宽容。

帕斯卡是现代数学和自然科学的奠基人之一,还制造了世界上第一台计算机和水银气压计。他同时还是概率论的创立人之一。
他所著的《思想录》和《致外省人信札》均以信仰为主题,被誉为人类思想史上伟大的作品流传于世。他说过一句话,“在每个人心的深处,都有一个神所塑造的真空,只有耶稣基督才能填满这个真空。”

圣经预言的中国人

显然,犹太人从中国回归以色列是这世代末了耶稣再来的一个极大的兆头。

据察考,圣经有近两千个预言,大部分和耶稣相关,百分之九十七都已经应验了。剩下的正在应验着。世界政治、科技、道德,以色列及其周边的局势,都走在应验圣经预言的路上。

漫话情人节

人热衷情人节,因为常在的是爱情拮据的叹息。
神就是爱,何不把叹息的日子交给祂呢?

基督徒不要圣诞节了,这是咋回事?

圣经路加福音二章记载救主降生的当夜,牧羊人在野地牧羊。若基督真的生于12月25日,则巴勒斯坦正是严冬,羊群露宿野地都会冻死,没有牧羊人会那么干的。所以主必定不是冬天生的。

网络直播: 南加福音座谈

美国大平洋时间(6月24日,周六): / 中国北京时间(6月25日,周日):
4:00PM~6:00PM 福音真理座谈  / 上午7:00~9:00 福音真理座谈
7:00PM~8:30PM 诗歌、见证、信息
https://livestream.com/msw/201706gospel

土豆鸡蛋咖啡豆

最近美国网上一个鸡汤视频疯传,说女儿回家沮丧,抱怨学校压力太大,父亲想出一个方法启示如何面对困难环境。

神国里没有“魏则西”

有人拿出2003年谷歌药物欺诈表明资本市场的邪恶;有人报道中国私立医院的混乱表明私人医院的邪恶;有人列举百度搜索竞价制度以表明百度的邪恶;然而没有人承认,邪恶在你我每一个人中间,而我们这些邪恶的人,构成了一个邪恶的社会,漠视生命甚至残害生命。

火!火!火!加拿大“十万”火急!

亲爱的朋友,神正在向我们呼唤,“我的民,你们要从那城出来,免得有分于她的罪,受她所受的灾害。”(启十八4)

要逃离那城,很简单,现在您就可以做一个简短的祷告:
哦,主耶稣,我需要你。这是一个堕落的世代,人心叵测,道德败坏。求你拯救我脱离这败坏的世界,叫我无分于这世代的罪,使我免受将来的灾害。

追光的莫奈

我们看见有多少艺术大师无不像莫奈一样穷尽一生,试着用他们的表现方式来留下他们所感受的美,圣经上说“自从创造世界以来,神那看不见永远之光的大能,和神性的特征,是人所洞见的,乃是借着受造之物,给人晓得的,叫人无法推诿。” 借着祂所创造的万物,使我们能知道祂的存在。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佩服大自然这奇妙杰作的设计者

引力波|时空涟漪|爱因斯坦又对了!

   一位生来就是聋子,有一天,突然恢复听力。他可以用这个全新的方式探索他的生活。这就是为什么引力波探测对我们如此重要。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认知宇宙的 方式。2月11日,美国激光干涉引力波天文台(LIGO)宣布,他们位于列文斯顿和汉福德的探测器于2015年9月首次直接探测到引力波。科学家100年来的努力终有成果。

这世上有真爱吗?

有的人说,若流年有爱,就心随花开。若人走情凉, 就守心自暖。然而,留在人里面更多是疑惑,是不解。为什么经得起风雨,却经不起平凡?为什么风雨同舟,天晴便各自散去了?

  背后的故事,我们不得而知。然而,这一切并不能阻止人们寻找爱的脚步

忽悠成大师,只缘人有求

这个“大师”死了,必有别的“大师”涌出来,因为没有真神的地方,就有假神,没有真实永远生命的地方,就有 “有所求”和忽悠的市场。

杨绛盼而未得的

人的生命,或繁花似锦,或寂寞无闻,结局如出一辙,就是死,就是没有永远。然而世世代代,永恒却是每个人的心中所望,人的深处似乎有一个空缺是预备来盛装永远的。经历了世间百态,杨绛仍感叹那不是永远。

感恩节应该感谢谁?

感恩节本意是让我们对一切恩的源头表示感谢。

在节日饱足之余,也许夜深之处,您也会谢谢这一位创造万有,满了爱心,默默祝福我们的神。

脱欧,不仅是段子手的狂欢

英国的退出绝非段子手们可以调侃的那样,只如同微信的退群。欧盟这个强大却松散的体系,目前正面临着两重重大的敌人。第一个敌人来自外部的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