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水涌入我心

活水涌入我心

来到美国之前,我心里一直有个疑问:“到底有没有神?如果有,那祂是谁?”初来美国的几个月,很奇妙,我的生活圈中出现了来自不同团体的基督徒。这些人都对我很有爱心,我也很热情地跟着他们去聚会。记得有一次,我听到牧师说要信而受浸,那么得救以后可以上天堂,否则要被定罪。这让我有些困惑。我也去参加过查经班,但是我人生的疑问仍然没有得到答案。例如:为什么主耶稣的死与复活和我有关?人生的意义在哪里?成为基督徒除了死后的审判,对我现在的生活有什么影响?我对人世还是感觉虚空。这样,我对这些聚会的兴趣渐渐减少,同时由于学业繁忙也没能继续参加他们的各种活动。

然而主并没有忘记我。一年后,我遇到一位女孩,她是我们系的博士生,也是我的助教。在学期结束后,她邀请我去她那里吃烤肉。那一天我们唱了一首叫《神圣罗曼史》的诗歌,歌词让我很震惊,因为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任何一首歌将神与人描述成爱情的关系——借着所罗门王与书拉密女的故事,来揭示神与人之间的爱情。在这段关系中神作为王子来追求本与祂不相配的乡村女子,也就是人。

《神圣罗曼史》的歌词并非杜撰,而是取自圣经中的《雅歌》。那时弟兄姊妹和我说,主早已为我有所命定、有所预备,但是若要得到神这一切的丰富,有一个很简单的方法,就是呼求祂的名:“哦,主耶稣!”因为罗马书十章里说,祂对一切呼求祂的人是丰富的。因为“凡呼求主名的,就必得救”。

那时候,我还没有办法完全相信和接受他们所说的话,但我心里很钦佩他们对圣经的理解,这吸引着我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每周都和他们一起读经、聚会。

有一天晚上,我在学校做实验做到了十二点多。普渡大学位于中西部的乡村,四面都是玉米地,路上很黑并没什么人。记得那天晚上,我骑在自行车上心里很害怕,就想到了呼求主名。我刚开始呼求主名就有一种感觉,心里好像有一个水龙头开始滴几滴水,随着我更多地去呼求,这个水龙头就渐渐被完全打开,仿佛有水流不断向我的心里涌入。“但我们有这宝贝在瓦器里,要显明这超越的能力,是属于神,不是出于我们。”(林后四 7)那天深夜,我知道了我这个人就是神的器皿,用来盛装并彰显神自己。我不再孤单了,不再需要那一千个、一万个问题来证
明神的存在,也不需要再纠结到底祂是不是那位神。因为我已经知道祂是真的、是活的,就是我要寻求的那一位。在这之后,我就受浸得救了。赞美主!

如果今天你也愿意呼求祂的名,愿意敞开让祂充满你,我相信不需要任何人来劝你得救,因为你也会经历到祂就是最真实的那一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