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徒随笔

Sort by: Latest / Likes / Comments / Random
诗人的烦恼

看着在朗读过程里悄悄睡去的孩子,我内心平静,曾几何时,我也是喜欢诗歌,几乎痴迷的地步。

山顶的白湖 (有声版)

我们驱车路过一片山岭,远远看见一面苍茫微白,露珠也似的湖泊,静静地摇闪于碧草山岗之间。不自觉的,停下车,向那白湖走去。渐渐,如同走入画中,整个湖泊的轮廓已经看不见了,在它安宁明净的一隅,我们木然地,不知所措地伫立着。

珍贵的珠子

在圣经里,珍珠表征基督来到世上为罪人所伤,乃分泌出生命汁液,将罪人层层包裹,使罪人成为神的珍宝——教会(出十九5,太十三46,启二一21)。

不要与爱你的神失联

其实,无论我们欢喜快乐,抑或是迷茫失措,主的信号一直是满格的。祂从不失联,一直都在安静地等待着我们,祂的怀抱随时向我们敞开。我们无需再自我放逐、自我失联,只需奔向主的怀抱,领受主的祝福,接纳祂的爱,主每时每刻都与我们同在。

回家过年

今年过年回家的路途依旧遥远,但漂泊的心已不再孤单,反而更加坚定而充满盼望。

只要你是活人,你就免不了忧虑

耶稣的话,与古今中外智者哲人,对人类生存状态的揭示和探索是多么不同!智者哲人对人生虽不乏精辟之论,却无力提供人类困境的解决方案,个人结局也多是非死即疯。耶稣所说生命的话,却深深摸着我们这个人。祂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祂是站在人实际生活的旋涡中,但这些困境却摸不到祂。这是真正悲天悯人的情怀。耶稣在新约里的说话,在人类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人的重心到底在哪里?

基督徒面对困难时的信心,如同保罗弟兄在哥林多后书6章10至11节祷告经历的一样:似乎不为人所知,却是人所共知的;似乎在死,看哪,我们却活着;似乎受管教,却不被治死。似乎忧愁,却常常喜乐;似乎贫穷,却叫许多人富足;似乎一无所有,却拥有万有。

神不要“好”人

我们不求自己做“好”人,却要做“神人”—顺服于神权柄之下的人,有神同在的人,彰显神的人。

你的忍耐有多少?

所有人时不时都会产生社会上不可接受的某种内在冲动,只不过作为大人,我们已经学会如何抑制这些冲动,并且是在瞬时内。扪心自问,不论大事或小事,我们都有在忍耐底线挣扎的经历,你忍耐的极限在哪里,或者说当你觉得无法再忍耐时,你会怎么做?

回转象小孩子

难怪摇滚天王麦可·杰克逊要盖造“梦幻庄园”,就是想留在儿童般纯真、快乐的世界里;可悲的是,一回到现实环境中,梦幻就破灭了。

主耶稣说,“你们若不回转,变成象小孩子一样,绝不能进诸天的国”(太十八3)。由此可见,神的国才是真正的“梦幻庄园”

​星空与实体

天上的星斗都是按照时空的格律, 天体的力学, 按部就班地运行。我们这些人, 不也应是这样吗, 出生, 求知, 成家, 立业, 死亡。我们只是这个巨大体系中的一部分。除了这 一层, 我们还能有什么意义呢?

宇宙中最大的权利

圣经一开头便记载,神在创造万物时,都是“各从其类”,只有在造人时,是特别按着自己的形像和样式造人,并且还赐人权柄来代表祂,

 我有一壶酒

我有一瓢酒,可以慰风尘”是句总结,世事使诗人苦悲疲倦,无可奈何,只能山水间醉中寻乐,这是诗人心境,也是大多数的人生。有意思的是,一些基督徒也续了这首诗。搜集了几类,平仄对仗未必上佳,但刚好圣经里“壶”、“酒”各有寓意,以致以“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起句作诗

神需要年轻人

圣经和召会历史都给我们看见,在每个时期和时代,神都需要青年人来配合实行祂的行动。

我们的保惠师(comforter)

当我们接受祂,祂就是那大祭司进入到我们的里面,成为我们的保惠师(comforter)。我们人生的路上纵有各样的难处,但是我们并不沮丧,因为我们坦然无惧的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受怜悯,得恩典,作应时的帮助。

寂寞到底是什么

人的一生总是在寻求——有人相伴。我们心里的最深处总是怕孤独,总是渴望有人相随。这种发自最深的渴望是有其根源的,按照圣经的启示,神造人的目的,就是要人与神相伴。所以,与其说人怕寂寞,需求相伴,其实是神要人与祂相伴。